业界资讯

煤炭去产能进入巩固阶段,解决人员安置、提升供给质量,听代表委员献策

2019-03-09

     2019年是煤炭行业去产能的第3个年头,今年年初,国家统计局发布消息称,“十三五”煤炭行业去产能的主要目标任务基本完成。但仍存在着人员安置、债务及局部地区特定时段煤炭供应偏紧等问题。

  煤炭去产能后续工作如何开展,职工安置问题如何进一步解决等,成为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煤炭行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煤炭去产能进入巩固阶段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继续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要采取更多改革办法,更多运用市场化、法制化手段,巩固“三去一降一补”成果。

  作为一种市场化、法制化手段,产能指标交易在煤炭去产能中的作用凸显。河北省政务服务管理办公室发布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河北省通过产能指标交易,化解煤炭产能1291.76万吨,涉及60个关闭煤矿,筹集资金20.6余亿元,有效化解了去产能相关问题和社会风险。

  以冀中能源集团为例,该集团2016年至2018年已累计化解煤炭过剩产能1679万吨,涉及矿井41处,退出产能占河北省2016年至2018年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完成量(3926万吨)的42.76%。

  全国人大代表、冀中能源党委书记、董事长杨国占表示,自2016年煤炭行业去产能政策实施以来,一步步去掉了不经济、不安全的产能,促进了煤炭行业总体的供需平衡,也促进了煤炭的价格回归合理区间,对于稳定煤炭行业、稳定经济运行,都发挥了巨大的政策性作用。

  “目前,去产能总任务接近尾声,但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进入了巩固阶段。对于大型煤炭国有企业而言,历史遗留的好多问题还没有完全消化,需要国家持续进行宏观调控。与此同时,还需探索更多改革方式,推进优质产能有序释放,保持供需总量的平衡,避免煤炭价格大起大落、回到原来的老路上去。”杨国占说。

  对保障煤炭供需平衡方面,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凌文认为,产量和产能是两个概念,煤炭产量和煤炭产能存在20%左右的冗余度,如果国家一年需要36亿吨煤炭,大致要储备42亿吨至45亿吨的煤炭产能,而这些产能每年生产多少,需要经过市场调节。“过剩的时候少生产一点,缺的时候多生产一点,而不是有36亿吨的需求量,就只能有36亿吨的产能。”凌文说。

  利用大数据分析,增加煤炭有效供给

  “去产能去了3年,攻坚战可以说基本完成了,我认为目前煤炭产业已经可以把‘过剩产业’的帽子摘掉了。”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神火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李炜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下一步就是要持续关注如何在提升供给质量上下功夫。”

  据介绍,河南神火集团目前煤炭共去产能600万吨,2017年煤炭去产能330万左右,2018年煤炭去产能130万吨左右,今年待去产能30万吨左右,已进入收尾阶段。

  李炜表示,目前煤炭行业形势有所好转,不少民营资本又产生了投资冲动,上马了一批新项目,而这些项目是需要经过认真论证的。在李炜看来,只根据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去论证需要多少煤炭还不够,还需要利用现在的大数据细分煤炭市场、细分煤炭品种。

  “动力煤、喷吹煤、焦煤、贫瘦煤等不同品种,市场需求量分别是多少?不同地域煤炭需求量分别是多少?都应该做到心中有数,有计划地审批煤炭新增项目。”李炜说,“不能形势一好,大家呼啦啦都上,又造成新一轮的供需失衡。”

  李炜建议,通过大数据细分的方式来提高煤炭产品的有效供给,既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又防止新的产能过剩,同时还能实现煤炭产业的绿色、健康发展。

  凌文同样指出,现在所说的“去产能”是去落后产能,不环保、污染环境、不安全、效率低的要去掉,先进的产能要释放。目前煤炭产能不是多了,而是不够。

  与此同时,煤炭的有效供给离不开煤炭企业的负债减轻,处置“僵尸”企业制度体系的不断完善,一大批“散乱污”企业的彻底出清,以及工业产能利用率的稳步提高。

  “煤矿也关了,产能也去了,但是债权、债务、资产都没处置,这个包袱背在身上,是很大的压力,不利于煤炭企业轻装上阵提高煤炭供给质量。” 杨国占说。

  建议成立专业化煤炭人力资源输出公司

  在煤炭去产能进入尾声之时,如何持续稳妥推进去产能职工安置、实现转岗再就业工作平稳有序,仍然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前几年我们企业在分流职工时,到年龄的退休了一批,不好好工作的辞退了一批,如今留下的都是好好干活的职工,再去应该怎么去?”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焦煤集团西山煤电公司杜儿坪矿三采区掘进队一队副队长董林表达了自己的担心。

  以山西焦煤集团为例,现有在册职工20.2万人,据统计,约有富余职工2万余人,再加上为响应国家和省政府化解煤炭过剩产能的政策要求,山西焦煤集团2016年至2019年共有3.2万名职工需转岗分流到混合所有制企业、民营企业等新岗位工作。

  2016年发布的《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提出,要做好煤企去产能职工就业安置工作。

  但煤企在去产能过程中,在职工就业安置方面难点重重,资金短缺、企业内部安置岗位少、社会保障兜底安置岗少、再就业能力培训效果弱、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接续存问题、失业保险领取门槛过高等问题凸显。

  董林表示,由于近期煤炭行业回暖,不少转岗分流期间外出创业或创业失败的人又回来了。董林还在调研中发现,如今大部分社会技能培训,如果是针对女性,基本就是家政行业,如果是针对男性,大多就是安保人员。

  “转岗工作选择面窄,职工参与积极性也不高。”董林说,“为转岗职工安排的社会技能培训,力度还要再加大,培训范围还需更多元化。”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总工会宣教部部长王晓峰表示,要全面落实促进就业创业各项政策,开展创业指导和创业培训,落实自主创业税费减免、小额担保贷款等政策,扩大失业保险金列支范围和覆盖面,重点支持受影响企业职工进行在岗、转岗培训。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能源集团党委常委满慎刚建议,为从根本上解决煤炭企业因资源枯竭、去产能退出而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可建立区域性专业化煤炭人力资源输出公司,将煤矿生产运营与劳动用工分离。

  满慎刚表示,可以将煤炭资源生产大省作为试点,成立区域性专业化煤炭人力资源输出公司,专业培训培养煤炭从业人员,煤炭从业人员与专业化煤炭人力资源输出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享受各类劳动保障,进而实现矿工由“单位人”变成“社会人”。由国家人社部门明确煤炭人力资源输出的岗位、工种。新建煤矿可通过与专业化煤炭人力资源输出公司签订用工合同,待矿井资源枯竭或去产能退出时,劳务输入人员回到专业化煤炭人力资源输出公司,由公司派遣到其它煤矿继续从业。

  “这让资源枯竭矿井免除了大规模职工分流安置压力,新建矿井也不用在招收和培训新人员上费功夫。” 满慎刚说,“当然,还需要修订完善人力资源输出的相关法律法规,确保区域性专业化煤炭人力资源输出公司的合法性和市场主体地位。”